2014-12-25 宁波广电网 本网策划
分享

责任编辑:

陈雯雯

个人空间

别让“数码门槛”挡了农民工“回家之路”

自从除夕夜的火车票开售之后,春运抢票大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在很多人抱怨网络不给力抢不到票的时候,还有一群人连抢票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就是在外打工的农民工,网络化便利他们没有享受到,而以往排队买票的方式也落伍了,部分农民工过年火车票还是没有着落。

现状:春运“囤票族”忙退票 农民工一票难求

“网票”预售期延长到60天,尽管距春节还有近两个月,但节前购票高峰已结束。会网络购票的人成了“囤票族”,而另一方面,不懂电脑的老年人和农民工在窗口一票难求。

为抢两张春节回哈尔滨的车票,而假期安排尚未敲定,上海的季先生夫妻从12月7日开始,十多天来囤积了从2月4日至15日的21张车票,但这些对他们来说还不是最佳选择。报道引发网友热议,有人抱怨“怪不得一直抢不到票”,有人表示“我也囤票了”,也有人质疑这是如何做到的。

“囤票”行为并非个案。一家网站发起了春运买票调查,参与调查的“囤票族”里有37人表示囤了2张票,占总投票人数的61.67%;而超过10张的有6人,占10%。

而在售票大厅里,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多位老人和外来工,他们都表示,不懂上网或不知怎么订票。而部分旅客需要的热门车次,窗口基本买不到票。

从重庆来福州务工的莫先生说,自己上周在火车站连续排队3天都没能买上返乡的车票。第三次排队购票无望后,碰到了一名票贩子。对方告诉莫先生,留下身份证号、返乡日期、车次、席别等信息,先付车票的钱,两天内拿票,拿票要追加代办费用,或许可以拿到票,但是不完全保证。急于返乡的莫先生最终选择了这种购票方式,前天,他已顺利拿到了车票,但比票面价贵了200元。

记者注意到,窗口售票预售期比网络购票和电话订票晚两天。福州火车站工作人员表示,所有渠道售票享用一个票库,不存在票源分配问题,因此热门车票在窗口排队购票的成功率很低。在春运期间,热门列车车票几乎“秒杀”,旅客晚两天再去窗口基本只能面对“无票”的回答。

疑问:民工回家车票何以“还得找黄牛”

针对“很多农民工不会上网”,有评论认为,农民工也要懂得更多网络知识,与时俱进才能出行方便。这显然是正确的废话。这于农民工何尝不想,但显然,于如今的生存环境,又有多少条件和可能。当然,也并非农民工都不会上网购票,然而,即使农民工会上网,还有一个难题在于网上抢票“遇堵”,而这于农民工的影响显然更甚,无疑,“农民工更不可能抛下工地的活儿专门去上网买票。”

也因此,网上抢票虽然不失为一个“与时俱进”的举措,但事实上,同时也是一个让农民工“还得找黄牛”的举措。其实,网上购票即使能方便农民工买票,但也并不意味着如农民工企盼的“离回乡车票越来越近”。如果车票还是那几张车票,粥少僧多的状况未改变,即使增加了电话和网络购票的新途径,于绝大多数农民工来说,也并无多少实质上的意义。

而现在一票难求的症结所在,正是运力的不足。尽管我国铁路总体运能已超历史最高水平,但是运能与需求的矛盾依旧突出,而“解决像中国春运这样几十亿人次短时间内集中出行,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难题。”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网络购票之类的举措,当然不过是细枝末节。而且,于农民工目前普遍离网络相对较远的现实,诸如今年购票时间延长到60天,火车票在开车前15天退票可免手续费,于一般乘客的人性化举措,却因此又在“黄牛党”之外“催生”出一个“囤票党”,只是加剧了农民工的买票难。

或许,运力的增加并非易事,有关方面也未必不在努力。但农民工的回乡难,几乎成了每年的老大难,其根本的原因或在于,于解决“一票难求”这样一个突出问题,农民工作为一个弱势群体,让他们回家过年少点折腾乃至折磨,到底有没有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

评论:帮助农民工不妨 送票进工地

为买到过年回家的火车票,广州的装修工人游云(化名)费尽了力气。不会在网站上“抢票”,游云则试图去代售点碰碰运气,也未能如愿。他说:“排队买票,对农民工是折磨。今年想要这个样的折磨也没有了。”(12月28日《第一财经日报》)

在全国推行网络购票之前,被国人诟病的排队购票,对能吃苦耐劳的农民工来说,好歹还有一线希望买到回家的车票;全国推行网络购票后,购票往往变成抢票,懂网络技术的抢,黄牛也抢,对于不懂网络不会抢票的农民工来说,网络购票只能“看上去很美”,而窗口购票比网络购票滞后两天,难怪农民工感叹,今年连排队购票的折磨也没有了。

网络订票,是现代科技的产物,其优点众所周知,但大多数人在享受此便利时,不能忘记对网络知之甚少的农民工群体。其实在网络购票刚刚推出,举国上下称之为突破甚至具有里程碑意义时,就有网民提出,信息科技时代购票不能遗忘农民工群体,但这一吁求没有得到相关部门应有的重视。

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不可忽视。据国家统计局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2.69亿外来务工人员中,有接近50%的年龄在34岁以上,他们中只有14.1%的人拥有高中及以上学历。换句话说,在网络购票年代,数以亿计的农民工买不到回家的车票,或者只能从黄牛手里买高价票。

关爱农民工,相关部门不妨从实际出发,将售票窗口前移到工地,送票进工地,才能在这数九寒冬,真正给辛苦劳作的农民工们带来温暖。而送票进工地,不存在操作可行性问题,缺的是相关部门一颗关爱农民工的心,和将行动付诸实践的决心。

分析:解决“购票难” 非一日之寒

在春运庞大的客流需求下,铁路部门除了增开列车别无选择。今年节前春运,广铁就增开了123对始发临客,这已经是饱和值了,京广铁路南段许多区间的发车密度已达到极限。火车票实名制度早在印度等人口众多国家已经实行。实行实名制,一人一票,能够照出黄牛党的“真身”,让“倒票”行为越来越难,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购票难”。在民意首倡实名制之后,铁路部门能够从善如流,推行实名制,这种姿态是值得肯定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购票难”,更重要的是要提高铁路运力,理顺铁路管理体制。只有铁路运力能够供需相当,“购票难”才能最终化解。而这一过程,是需要铁路部门逐步解决的,因此,对于购票难,可以提出建议和想法,却不可醍醐灌顶一昧地发泄负面情绪和声讨,应更理性些。对铁路春运而言,春运难,难在运力奇缺,难在短短十余天内数以亿计的旅客要回家过年。实名制售票是解决“一票难求”迈出的一大步,它就像一面照“牛”镜,大大缩小囤积倒卖车票的范围,对打击票贩子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同时它也照出了中国运力紧张、旅客众多的现实国情。可以说,火车实名制是中国铁路客运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举措,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举措。它追求的是售票的公平与合理,社会的公平与合理,是一种进步。

我们要看到铁路部门所作出的努力以及不断开放的心态。近几年春运,铁路部门不断推出便民利民措施,并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以前我们只有到售票窗口排队才能买到车票,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坐在家里打个电话、上上网就能把自己需要的车票提前预订好。现如今,湘粤两省火车票代售点实现了所有乡镇全覆盖,在家门口就可以买票或取票。购票方式的转变,说明了铁路部门在解决购票难上做了大量的工作,也付出了许多心血。

点击查看更多>>>

行动:帮助农民工订购火车票值得嘉许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大三学生李龙从12月9日开始,成为了春运抢票大战中的一员。除了帮父母买到回家的火车票,他还无偿帮一些农民工买火车票,一周的时间,他为9名农民工买到了火车票。

春运大潮的背后,涌动的又何尝不是思乡潮、亲情潮?这说明春节回家过团圆年的亘古主题仍旧没有改变,说明精神传统和人文情怀仍然埋藏在绝大多数国人的内心最深处,并且不以群体的高低而有任何改变。

网络是现今社会被广泛运用的重要生活工具,然而网络这一生活工具确确实实难住了我们的农民工群体。

义务帮助农民工订票的志愿者诠释了“助人为乐”这一中华传统美德。对于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帮助订票。

农民工团体是城市的开拓者,因为他们辛劳城市里才会出现光彩。一座座高楼、一个个菜摊一些城市里人不愿从事的工作,被他们所承接。由于他们对互联网、电话订票的方法使用不熟悉导致购票困难,这时就需要我们来帮助他们。对于农民工们来说一张小小的火车票不只是乘坐火车的凭证,更是承载这他们回家过年的愿望。

如果你愿意帮助他们,就请伸出你们的双手。我们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加入进来。

春运对于一年只能回一次家的农民工来说,是一件辛苦却又甜蜜的体力活。民间志愿者的善心、企业发起的活动等终究不能从根本上来解决农民工“购票难、回家难”的现状,最终还是要从体制和政策上探寻问题的根源。唯有如此,春运回家路才会逐渐实现从“囧途”到“旅途”“乐途”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