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1 宁波广电网 本网策划
分享

责任编辑:

徐仕虹

个人空间

城管“黑脸”与小贩“生存”,如何解开死结?

导语 上周六,温州苍南县城管围殴一拍照路人,结果又被群众围殴。去年年底,有网友在“阳光热线”网络问政平台上三次发帖求助,遭到城管暴力执法,城管打人到底什么部门能管?城管和小贩,我们该如何解开这对死结?

还原真相:温州苍南城管执法发生冲突 10余名涉案人员被捕

4月19日上午9时许,灵溪镇城管局组织人员在大门路与康乐路交叉口执法时,发现沿街一商户把煤气灶等商品摆放在过道上,存在违法占道经营行为。执法人员当即要求商户按规定摆放商品,停止占道经营,该商户不予配合,并阻挠城管的执法。其间,黄某刚好路过此地,并用手机进行拍照,在执法人员要求其停止拍照行为无果后,双方发生冲突。冲突中,黄某受伤,引发附近群众的围观。执法人员报警,县110及时赶往现场进行处置,120第一时间将黄某送往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4月19日午后,有人在网络上发布“城管打人致死”的谣言,致使围观群众聚集,秩序混乱,5名城管工作人员被围困殴打。下午4时许,公安部门组织人员进场劝离群众。现场秩序基本得到控制,受伤的5名城管工作人员已送医院治疗。经诊断,2名工作人员创伤性失血性休克,目前病情危重,正组织抢救;3名工作人员多处软组织受伤,正接受治疗。经医生全面检查,伤者黄某并无大碍,情绪稳定,已被送到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新院区。

4月21日,在苍南县灵溪城管执法中发生冲突事件的事发地——灵溪大门路和康乐路交叉路口,目前已经恢复了平静,路上车来人往、秩序井然。6名受伤人员中,除1人仍处于休克状态外,其余5人伤情稳定。10余名现场挑事的涉案人员被抓捕。

苍南县灵溪镇镇长吴招鹏表示,事发地大门路与康乐路交叉路口邻近大门菜市场,来往的车辆、人员较多,而该路段的占道经营情况比较严重。关于网络流传的5名伤者系城管临时工的说法,吴招鹏表示,5名被围困殴打的人属城管临时工作人员,主要协助城管执法人员搬离占道物品。而当天组织的执法行动是一次对占道经营的常规整治工作,参与人员包括城管执法人员和临时工作人员。

点击查看更多>>>

阳光热线网友投诉:遭城管暴力执法 虽已处理但心理难平衡

去年底,网友“混乱的社会”曾在“阳光热线”网络问政平台上三次发帖询问,城管打人什么部门可以管?

该网友称:“我和儿子在鄞州区东钱湖骑三轮车做生意,停在规定的白线处。估计是轮子有点压线了,当时来了东钱湖城管处的4个人态度恶劣,我辩解了几句就被对方四个人殴打,当时我拿起手机想报警手机也被他们扔掉了,最后还是路人报的警。

我去了鄞州二院,医生还让做了CT,说需要休养,不能干活了,去了东钱湖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说处理不了,让我们自己去东钱湖城管处处理,去了东钱湖城管处当时那边的处长说让我留电话,晚上会打电话给我告诉处理结果,但是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来电,我觉得对方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我现在的要求就是双方能够坐下来协商,要求不算过分吧!”

对此,东钱湖城管局答复称,中队已与当事人协商沟通完毕。

事后记者拨通了该网友的电话,他表示:“赔了我们600块医药费,但是我们花了将近800元。事情虽然已经处理了,但是我们的心理还是很不平衡。”

>>>>>>点击进入原帖

城管的“严打”思路 是否忽视了小贩的权利

被打倒在地的黄某

改革开放30多年,亿万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当然也包括摆摊当小贩。在政府没有给予任何帮助,比如就业培训,也没有提供医疗、住房、养老、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的情况下,小贩们自食其力,没有向政府要一分钱,自己养活自己,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当然,小贩们在经营的时候,确实造成了一些卫生、交通、噪音等问题,城管执法部门应运而生,集公安、工商、环卫、市政等多个部门的200多项权力于一身,日常工作主要就是驱赶小贩。尽管全国各个城市也出台了管理规定,试图引导小贩到指定地区经营,但效果不好,甚至完全没有效果。这样的疏导失败之后,城管部门则加大执法力度,“严打”顺理成章。

如今城管与小贩之间的战争,俨然已经成为是当今社会最激烈的矛盾之一,并且随着社会的发展,愈演愈烈。民众围殴城管,尽管不可取,但是城管的暴力执法的确伤害干群之间的关系。该事件城管民愤何其大,不得不令社会深思。任何部门的执法都不会惹的群众如此义愤填膺,这是全社会的问题,而不单单是各地城管的自身问题。所以有关部门如何建设一支文明、高素质的城管执法队伍,已是当务之急。

谣言与误会面前 城管是否成了弱势群体

城管小贩交朋友能改变对立

与以往类似的是,围殴城管事件背后,往往有一些固有的因素在推波助澜,包括对城管的固有印象和谣言的助威,现场往往只要有一声“城管打人了”,愤怒的围观民众就会不管任何青红皂白,足以掀翻好几辆汽车、打翻一群执法人员。而这一情形,早已屡见不鲜。

当务之急,是将那些带有匪气的城管和“临时工”清除出执法队伍。对那些动辄就是用暴力的人,我们已经无法容忍。也正是他们让城管不仅和小贩,甚至和路人的关系日益紧张。

除了加强行政执法人员的自身建设外,另一方面,也要强化公众情绪的引导。为什么这么多人到最后去围攻城管或是临时工,很容易看到,社会心态处于低谷的现实是一个重要催化剂。这次事件揭露出,我们亟须加强对民众心态的调研、分析,把行政服务做到位,把群众路线落实到位,才能使得民心回暖。

小贩当城管、“女神”微笑执法… 各地花样百出的城管执法

武汉摆摊7年小贩当“城管”

一名武汉小贩成功应聘当上城管协管员,引发社会关注。这会不会又是“城管当卧底”的体验?对此,事件主角陈润红昨日表示,当城管协管员只为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不是卧底也不是炒作,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有当小贩的经历,可以更好地和小贩沟通。

济南城管小贩“互跪”

济南历下区城管对占道经营的商贩进行清理,对一位年轻女商贩的经营物品进行扣留时,双方争执起来。争执中女商贩抱着孩子给城管下跪,见状,城管人员也向女商贩跪了下去。事后该城管表示,他主要是想与对方“平等对话”。

四川“女神”城管微笑执法

四川资阳安岳县的小商贩们发现,片区来了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城管熊朝蓉,她执法中始终保持微笑。美女城管此前是一位老师,今年6月底才成为城管执法人员。面对执法困境,她一改一脸严肃去劝导摊贩,而是代之以微笑。遇到年老的商贩,她还会和同事帮忙搬运货物。微笑劝导效果明显。

南京“围观执法”

南京市玄武区城市管理局行政执法大队锁金村中队一行20余人,来到辖区内的锁东路,劝导在该路上占道经营的20多户摊贩搬进附近的已开门的锁金村菜市场经营。这20多户摊贩大部分在市场内有固定摊位,小部分是临时摊贩。 昨天,由路人拍摄的“城管围观,小贩撤摊”的图片,在网络上被迅速传播,并引发热议。

武汉城管创“静默队列执法”

点击查看更多>>>

城管和小贩这种互相掐架的局面不能持续下去,要改变这样的状态,需尽可能给小贩更多场所进行零散售卖,尽可能推动公众对城管形象认知的改变。无论如何,在一个法治社会绝对不能容忍简单粗暴长期存在。柔情执法不失为一种方法,为改善城管形象吹来了一缕新风。

我的立场

城管和小贩,谁是真正的弱势群体?
%
%
评论系统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