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1 宁波广电网 本网策划
分享

责任编辑:

徐仕虹

个人空间

宁波慢性病患者配药很受伤 阳光热线盼“疗伤”成功

导语 得了慢性病,看病配药往返医院次数太多,反复排队、挂号、收费……让患者痛苦不堪、饱受折磨。国内医改利惠政策虽不断推陈出新,但慢性病人配药难问题究竟未解决。针对阳光热线网友反复提出的相关意见建议,宁波市卫生局究竟如何回应?

问政视频:回应慢性病配药难 阳光热线卫生局接受“拷问”

8月29日中午12点,宁波市卫生局局长王仁元和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走进阳光热线直播室接受问政。本期问政关注主题是推进分级医疗,加强医德医风建设。在问政现场,慢性病药物开药受限问题成为焦点,卫生局直面难题接受“拷问”,宁波市卫生局局长王仁元也当场承诺,争取今年年底以前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听众表示期待,相关部门给出的承诺能够兑现,真正解决慢性病人配药难问题。>>>>>点击查看阳光热线宁波市卫生局上线完整视频

医保定额卡得严 慢性病药物开药受限

慢性病患者叶先生打进电话反映了慢性病药物开药受限问题,他说:“我反映的这个问题是占到每天在卫生医院80%慢性病人们的意见。”

“去年我就提出过这个问题,慢性病是需要终身服药的,谁也不想服药,没办法得了病只能服药,我就是其中一位。在医院看病,医院规定一个处方最多只能开一百十块,挂号费就十块钱了,病人要求医生开多点,医生表示,由于医保定额开多了要处罚,只能配十天的药量。这也就是说,慢性病人本来规定可以配1个月的药量,但是就是因为医保均次费用卡得严,导致配的药减少,看病配药需要多次往返。其实我觉得这样的设置是在浪费医疗资源,到社区卫生医院有70%、80%的人就是配这药,一个月去三次和去一次,老百姓的挂号费一次就是十块钱,每个月增加了二十块钱,一年就要多给两百多块了。”

点击查看更多>>>

基本现状:宁波市已进入慢性病高负担期 慢性病患者人数众多

宁波市全死因及慢性病死亡年度变化比较

2014年5月21日上午,记者从宁波市政府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2013年全市因慢性病死亡人数为30142人,占居民总死亡的82%。当前,宁波市已进入慢性病的高负担期。慢性病已经成为影响宁波市居民健康水平的主要威胁。

慢性病已经成为宁波居民最主要死因

近年来,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老龄化进程加快,宁波市与全国其他一些城市一样,慢性病的患病、死亡呈较快上升趋势。根据浙江省2011年的慢性病调查患病率进行估算,宁波市高血压、糖尿病这两种慢性病的患者人数估计达130万人,占到宁波市常住人口的17%。

据疾病监测结果显示,2013年全市因慢性病死亡人数为30142人,占居民总死亡的82%,位居前三位的死因是恶性肿瘤、脑血管病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慢性病已经成为宁波市居民的最主要死因,慢性病死亡数占总死亡的比例不断上升,已达到总死亡的82%。

宁波市疾控中心许国章主任告诉记者,从性别看,男性死亡率高于女性。从年龄来看,慢性病是中、老年人死亡的主要死因。从种类看,慢性病死亡的前五位死因分别为肿瘤(主要是恶性肿瘤)、循环系统疾病(主要是心、脑血管疾病)、慢性呼吸道疾病(主要是慢性阻塞性肺病)、消化系病和营养代谢疾病(主要是糖尿病)。其中,肿瘤位居慢性病死亡的首位,而恶性肿瘤死亡的前三位死因分别为肺癌、肝癌和胃癌。

网友心声:慢性病患者配药很受伤 需完善社区医院药品配备

高血压 高血糖 高血脂

乐依萍来自江北区白沙街道桃源社区,在今年的人大旁听公民座谈会上,她说:“我反映的问题是社区老百姓的意见。”

“药品是实行零差价了,但是诊疗费却贵了,原先市级医院普通门诊是3元,副主任医师7元,主任医师9元,现在分别为普通门诊15元,副主任医师19元,主任医师21元。老百姓这就搞不懂了,不是说惠及百姓嘛,但是现在去配药,诊疗费就上涨了12元。可能有人说可以去社区卫生服务站或者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配,因为那里没有提价,但是很多慢性病患者,比如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人,他们需要的药品在社区医院往往是没有的。而且这些慢性病想配一个月的量,是不允许的,所以,现在很多慢性病患者一个月得多跑两三趟大医院,得多付两三次挂号费。政府倡导的小病到社区大病进医院的出发点是对的,但是实际操作有点难度。”

如何保障百姓看病的权利?她建议,要提高社区医院的医疗水平,并且完善社区医院的药品配备问题。

专家支招:药价合理处方才合理 实现“医保不愁 患者不怨”

医生和病家都有难处

看病单张处方药量太小,患者配药不足,多次往返。这种现象,已成为许多市民就医看病的新难题。处方药量怎么会越来越小?原来,不少医院因严格的医保控费,无奈层层“加压”、配额递减,医生不得不“严把”手中处方量;至于一些紧俏的贵药、新药,医院索性采取限量进货的办法,导致确有需要的患者争相“抢药”。

医生和病家都有难处

记者发现,配药不足是医疗机构普遍现象。询问医生,回答往往非常委屈:“配足两周到一个月的量,病人少跑,医生也减轻工作量,何乐不为?但我们是没有办法。”

一位医生说,医保部门把均次药费作为一个重要指标。虽然并不对单张药方有明确限价,但有了这个弦,开方时不得不有意控制,少开较贵的药,而非根据病人的实际需求。如骨关节炎药施沛特,170多元一针,两个关节就是350元,同样的关节药阿尔治,一针就要300多元,医生一开这些药就超过了通常250元的平均处方单价。

药价合理,处方才能合理

近年来医保总费用快速增长,远超过GDP和医保基金筹资增长幅度,合理控费势在必行,不然有崩盘危险。医保部门表示,虽然对各医疗机构年度医保预算总额以及均次费用都有限制指标,但在病人具体就医上,历来要求因病施治。“只要整体上用药趋于合理,个别确有需求的病人开少量贵药,并不会带来超额。同理,慢性病病人的用药也应充分满足。”市医保办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

据了解,针对慢性病人配药难的问题,医院和医保部门正携手解决,除了重申慢性病可视情开二至四周药外,还规定部分医院配备一些病种必须的用药,保证供应。专家同时表示,市民用药习惯也有可改进之处。医生提醒,慢性病开药绝非越多越好,不少药副作用较大,适当控制处方量,让病人到医院随访,可及时调整药品和用量。

点击查看更多>>>

8月29日,宁波市卫生局局长王仁元和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走进阳光热线直播室,当场针对慢性病患者配药难问题作出承诺,表示争取年底以前彻底解决。对此,阳光热线网络问政平台也将持续关注,盼早日“疗伤”成功。